龙井国礼茶叶网 云栖在一杯陈年龙井的上方

云栖在一杯陈年龙井的上方

“从来佳茗似佳人”,是苏东波的咏茶名句。早春二月,一个忙里偷闲的日子,老金带我走紫之隧…

“从来佳茗似佳人”,是苏东波的咏茶名句。早春二月,一个忙里偷闲的日子,老金带我走紫之隧道出城,去隐在五云山山林和云雾中的一座西湖有机龙井茶园喝茶。

下午三点光景,我们从宋城拐入梅灵路,车过茶科所,就到了该茶园附近。我们把车停在道路边的一条茶径上。茶径左侧有几垄茶树,茶树下有溪,茶径右面,几架除霜机的风扇扇叶在微风中缓缓转动,仿佛提醒人放慢脚步。

茶径前方,靠近山脚有几棵缠绕着藤蔓的树。走过树,便看见架在溪上的一顶平桥。过平桥往东,有一条进茶园的石板小路。跟老金默默走在两旁种着油亮的麦冬草的小路上。山中空气清新无比,石板路下方还有一股下山的清流。

沿蜿蜒的石板路上行约二百步。就见到顶上覆盖棕毛的木栅栏园门。日晒雨淋,棕毛的颜色淡了旧了,时光也似淡了旧了。园门一开,就传来鹅叫鸡啼的声音,老金告诉我,茶园里养了两只灰头鹅,保护一百多只鸡免遭黄鼠狼和鹰的偷袭。

进入园门,先入眼的是一个养着红鱼的”小湖”。小湖原是从两座小山之间下来的涧溪的一段,溢出小湖的水就从石板路下方往山脚流去。往前十几米,转角处有一块木牌。上面有“云栖有机茶园”、“有机西湖龙井茶基地”、“古茶树保护基地”、“群体种种质资源保护基地”等标识。

走过一个围着花篱的小园,里面有十几棵高高矮矮的老茶树。这是第一次在杭州的茶山上见到“南方嘉木”的真颜。过小园右拐,茶地间摆着几只水缸。人间二月,盈满的水缸里已是绿绿的春水。水中浮着两三头红鱼,也浮着一两片不知何时飘落的枫杨枯叶,水面上浮着天光云影,树影。人到此,心静了。

这座叫群玉堂的茶园总共有约三十亩茶地。以涧溪为界,茶地分为两片,一片在较低的“西山”的东南坡,一片在较高的东山的南坡。相较而言,西山的茶地较小,坡度较陡,东山上的茶地更大,坡度稍平缓,视野更开阔。伫立在东片茶园的高处,可看到四围植被茂密的、如莲瓣似的山峰。茶园像是一颗清芬袭人的“莲花之心”。

午后的群玉堂,鸟在茶园周围的林间啁啾。鸡在茶丛间跑来跑去寻食。松软的砂土中冒出了青草,只有茶树还在漫长的休眠中积聚能量。这些群体种的老茶树,年纪最小的植于1952年,最老的,少说已有二三百岁了。

茶园东南面的半坡,有一棵植根于沉静的绿浪中的粉红色的梅。绚烂通透的梅花,像春天最动人的宣言。这茶中的梅,这尚在休眠的茶树梦中的梅,让我的眼目和心灵感受到久违的自然的芬芳。

主人潘先生请我们在充盈着兰香的露台上喝茶。我们坐下,座中一位清秀如茶的女子已经把茶泡上。茶是旧年陈茶,但冲泡在透明的玻璃杯中,徐徐舒展的叶芽颜色依旧鲜丽如初。一朵一朵,舒展开芳馥的灵魂。这真是一杯好喝的龙井,一直喝到第五泡,鲜醇的茶味才略有减淡。

此前听老金说起过,潘先生早年曾投身于茶叶行业。身为杭州人,又对西湖龙井茶怀抱一份特别的深情。十年前,他接手了这片与外界隔绝的茶园,立志要在这里种出最干净,品质最好的龙井。在这十年里,潘先生一直遵循和施行有机化的茶园管理。不施化肥,不用农药,不用除草剂,不人为改造树种,对茶园内和周围的树木不砍伐破坏。经过十年的悉心维护,昔日几近荒芜的老茶园已变成环境优美、土壤肥沃,茶树健康茁壮的新群玉堂。

群玉堂在2012年通过有机种植认证,在西湖龙井产区168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是唯一的一家。为了这一口最干净,最本真,最令人怀念的西湖龙井的味道,潘先生投入了很大的人力物力。茶园现有十个工人,山下还有一间租来的制茶厂。“我不领工资,茶园一年的收支大致可以平衡。好的年份能略有盈余就心满意足了”。从主人的谈吐中,我听出一种不计名利,自得其乐的滋味。或许是由于晚发的茶芽在冬日蓄积的有机质特别充足,或许是因为眼前这位痴心守护西湖龙井茶的潘先生,这茶,在我喝来别有一种甘之如饴的味道。

久雨初歇的周末下午,我们坐在不染尘嚣的茶园里聊西湖龙井和有机茶园的话题。桌上烧开的水壶冒出缕缕白气。在我们面前,一条松软的黄泥小路穿过苍绿的茶蓬去往茶山的高处。如绿浪涌动的茶蓬间,散落着老香樟,枫杨,苦槠、梅花。幸福的鸡在茶园地里奔跑,微风拂过响起鸟鸣的林梢,云在蓝色的天空里悠悠漫步。

饮茶和闲聊的间隙,让我有片刻的出神,想起不知哪里见过的三行短句:

茶屋的水壶升起
沸腾的水汽
风吹林梢

这是人生中最美妙的饮茶情景:清净,自在,浑融,渐入茶境的人像缄默不语的老茶树一样静谧的呼吸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龙井国礼茶叶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clcold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