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井国礼茶叶网 寻茶龙井村

寻茶龙井村

今日,彭老师领我上山,算真正意义上的师傅领进门吧。 八九天前,自己提前探访了一下狮峰山,那俊美的山峰中,整齐的…

今日,彭老师领我上山,算真正意义上的师傅领进门吧。

八九天前,自己提前探访了一下狮峰山,那俊美的山峰中,整齐的茶树错落有致,在明媚的阳光下更显妖娆,好山出好茶,优越的地理环境造就了龙井的魅力价值。狮云龙虎梅,西湖龙井一级产区,从地域上来看并不小,但从整个中国寻觅正宗西湖龙井的需求量来说,真可谓是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珠啊。

真不敢相信自己就在这核心产区,它离我如此近。“狮”排第一,“狮”指以狮峰山、狮子山为中心,包括四周胡公庙、龙井村、棋盘山、上天竺等地。有多少茶客却虎视眈眈地望着这丁点茶叶呢?全国各地有多少家茶门店在销售所谓的狮峰龙井呢?这一级产区的狮峰、云栖、龙井、虎跑以及梅家坞,又有多少人不明觉厉只认狮峰山的呢?想想有些可怕,在这之中能延伸出几多徒有的虚名嘞?这难说,也不好说。

龙井新茶贵在新,明前茶、雨前茶叫得响亮,绿茶产区的老茶客通常爱喝明后雨前茶,清新中带着霸气,活力四射,有一定的张力。而明前茶细嫩,豆香有余,似乎缺乏些老底子记忆中绿茶本该有的鲜爽,娇嫩的身躯中带有一丝温婉,如同襁褓里的小baby,带着奶奶的雅致韵。

山路十八弯,由茶博馆沿着龙井路蜿蜒向上,如今的杭州路段,太过复杂,修路挖道限行绕走,龙井路龙井村方向在这个时间段还算可以,龙井村路边停满了一排车辆,车也能缓慢前行,在我看来,已经是万幸了。

今天是我正儿八经坐在狮峰山脚下的农户家,尝一杯今年的龙井新茶。牛皮纸包装的茶叶,从外观上看并不张扬,再普通不过了,可其内心,藏着2016年春天的气息。

主人张阿牛师傅,给我讲起他和龙井茶的故事。他是个有故事的老人家,今年80高龄的他精神矍铄,眼不花耳不聋,说话铿锵有力、掷地有声,走起路来大步向前。今年倒春寒,山下的龙井43遭受了一难,霜冻把刚发芽的小芽儿冻了个寒碜,嫩黄的叶片瞬间转为枯叶,伤了一部分茶农的心。山上的群体种似乎懂得气候的变化,等待倒春寒走过之后才缓缓地舒醒发芽。张师傅说老品种就是好,能感受地了倒春寒的来临,这么多年倒春寒,都没受影响。说到这儿,他的脸上浮起了微微的自豪感,似乎为这自家的茶娃们而骄傲。

“那时候,炒茶真苦,最厉害的时候,8天8夜都没躺下过,坐一下就能睡着,讲话讲着讲着就睡着了,哎,那时呀,我是第四生产队,那时我是烧火的,炒茶的师傅叫王长庚(音译),他是一等师傅,每次炒茶水平最高。那时候没有电,全靠烧火来炒龙井。师傅说,小鬼呀,火再大一些,噢好了,这样刚刚好。炒茶王师傅爱抽烟,我就趁他稍微空下来的一小会儿点上一支递给他,师傅不肯抽,说炒着茶,正关键时刻。我就说自己几代都是制茶,能否帮炒一会儿,小试牛刀之后,王师傅说了一句话“可教可教也”,其实呐,我对火已经很熟悉了,是学炒茶的感觉。后来啊,就帮着炒。我拜过很多师傅,很多都是偷着学,一定要拜名师啊,哈哈。”年纪轻的时候吃点苦也是有必要的。那时候是靠公分的,不像现在拿工资,一等拿10分,最后5分,总是最后肯定不好的嘛,那时一直在考虑为什么我们一直炒不好呢,一直想一直琢磨。”

狮峰龙井泡着泡着茶叶会变小。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。茶叶是越喝越散开,怎么会越喝越小嘞?喝到第三泡,彭老师说,看茶叶变小了。这不看不知道,一看,还真觉得它缩小了一些些,妙哉妙哉。

狮峰龙井品质佳,有几个原因:土壤、小气候、加工。这儿有一个地质带,白砂土,从翁家山开始,满觉陇、狮峰、琅珰岭、桃花岭,这条地质带上的茶叶是非常优秀的,硅酸钠土,是玻璃土,通透性比较好,有些龙井生长的土壤是石灰岩土壤,那就太硬了。陆羽《茶经》里有描述到:“上者生烂石,中者生砾壤,下者生黄土”,这不,狮峰龙井就生长在土壤通透的白砂土里么?

“敬畏自然,接近自然,不要让它疼,这几年越来越这么觉得。”茶叶是有生灵的植物,它是天地的骄子,是人类的宠儿。品茶不仅仅是品味品人生,更是品自然品万物生灵吧,我笑了,在内心。

回来路上,采茶的女工们已达到门口,每人手中,提着小半篓子的新鲜茶叶,彭老师顺手抓了一小把,递过来,一股清香透着幽幽的兰花香,沁人心脾,醉煞我也!小小的叶子,将在制茶师傅的手中,经历它华丽地转身,跃入千家万户的杯中。

满是期待~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龙井国礼茶叶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clcold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