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井国礼茶叶网 一位双峰村龙井茶农的独白

一位双峰村龙井茶农的独白

清明时节雨纷纷,气候像懂人性,很微妙地下起雨来,仿佛这场雨在诉说茶农们的心声。 清明节也是西湖龙井茶的分水岭,…

清明时节雨纷纷,气候像懂人性,很微妙地下起雨来,仿佛这场雨在诉说茶农们的心声。

清明节也是西湖龙井茶的分水岭,“早采一天是宝后才一天是草”的行话也不知听了多少遍。明前茶贵如油的西湖龙井在这一天之后,价格骤降。老茶客们也开始按照自己好的那一口,选择合适的茶。茶叶本自然产物,随时节的变化而变化。西湖龙井向来是天之骄子,有乾隆皇帝的背书而弥显珍贵。

在学龙井时都会讲到乾隆诗《观采茶作歌》中的一句话“火前嫩,火后老,惟有骑火品最好。”这里的“火”并不是指炒茶烧的火,而是指“寒食节”,这一天禁火,而寒食节过后第二天便是清明节。因此“火前”即“明前”,所谓“火前茶”亦即“明前茶”。 清明前的一个节气是“春分”,清明后的一个节气是“谷雨”。“火前嫩,火后老”,也可以理解为“春分”时采摘的茶叶太嫩,到“谷雨”再采摘就老了,所以“唯有骑火品最好”。


辉锅中的胡师傅

恰逢节日,和胡师傅相约,看他做茶。

早上九点下楼时,看他没有坐在门口的炒茶锅前,就微信问他。胡师傅回答说“刚刚炒好,一天一夜累晕了。”于是等他小憩过后再约。

他们家茶园不少,雇了6位采茶工,对于这个村子来说算多的。有时我晚上很晚回家,就会发现胡师傅家的灯还亮着,炒茶锅前是他弯曲的后背,正有节奏带频率地前后摇动着。也不知为啥,会联想起《每当我走过老师窗前》这首歌,脑海中就浮现出“好老师”的形象。

印象中的胡师傅是个乐活派,憨厚的外形下包裹着欢乐的心。每次经过他家门口,若他刚好看到,总会邀请我过去品一杯刚炒好的新茶。

一杯清茶,开启了一段独白:

戊戌年的龙井

“今年的龙井品质还可以,去年的那场雪嘛,把害虫都冻死了。茶芽非常完整,很漂亮。”说话间,胡师傅有些欣喜,黝黑的皮肤下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。


杀青机(部分)

“今年的明前茶特多吧?”

“前几天温度高,长得特快,我们家6个采茶工都来不及,还雇了好多零时的。”

“怪不得每天得炒得这么晚。”

“没办法。”胡师傅无奈地摇着头。“我家的茶偏多些。”

“那应该高兴,可以卖个好价钱。”

“累啊……”

今年春季温度比往年高,茶芽发芽早,长得快,加之瑞雪后的丰年,茶芽叶型完整,内含物质丰富,茶汤色香味杠杠滴。

节前温度骤涨,茶长得很快,采茶工都来不及采摘,很多茶农们发动一家老少都涌进茶园里采茶。雨水加阳光的组合,茶芽的杆子就稍显长些,从品质上讲没那么好,外观的整齐度以及口感的醇和度会稍欠些。


两杯不同时间采摘的西湖龙井

对比着两杯不同时间的群体种龙井,早期香高滋味饱满浓郁,后期鲜爽甘甜韵味悠远。

“从颜色上看,头几批的茶叶鲜叶黄一些,这几天的颜色绿些。”长期坚守在龙井第一线的胡师傅把他的观察和经验告诉我。“差不多了,80%的茶叶差不多都长好了,今年的累日子就可以过去了。芽叶生长也差不多结束了,采茶工可以回家去咯。茶叶跑采就行,雇几个服务员采采就可以了。”

谈起龙井,胡师傅有源源不断的话题,长期五味杂陈的心情融合成一个综合体,在他的手掌中和零距离接触的辉锅绿叶交谈着。这里,有岁月的味道,也有剪不断的人情。

回忆里的小确幸

“十一二岁就开始和茶打交道了,一开始家里打了专门炒茶的灶台,”回忆起幼时的岁月,胡师傅笑了,笑得很灿烂,“那时我生火,我爸和我哥一人一口锅炒茶。生火需要技术,那时生不好,一边我哥在喊‘诶呀,火太大了,太烫了太烫了’,一边我爸又催我‘火小,温度上不来’,哈哈,我就一边添火一边减火,手忙脚乱。”

按着胡师傅的描述,我想象着他小时候生火的场景,想象幼时的他头上脸上身上沾满煤灰的样子,不禁笑了起来。

“其实还有件我哥哥的趣事。”

“说来听听。”

“那时候我哥哥在生产队,要求很高,那里按茶叶炒制的品质来给公分,压力比较大。有一次晚上,我哥半夜起来,咚咚咚地敲着我爸妈的房门,一边还大声喊着‘茶叶炒焦了炒焦了!’。第二天,我爸妈问他知不知道有这件事,他说不知道。哈哈,他在梦游,压力太大了。”


选茶入锅

胡师傅一扫疲惫的倦容,想着童年与茶的相遇,没想到这个交道,一打就是三十几年。

小农思想

从十几岁的毛头小伙,一直走到了中年,年年岁岁,岁岁年年,相逢在每一个茶季。在他人眼里枯燥疲惫的春茶季,在胡师傅看来还挺有意思。

“炒茶很辛苦吧?”

“太辛苦了。”

“那收成还好吧?”

“春茶季结束之后,还是要回去打工,该干嘛干嘛去。茶叶的收入不及生活的支出,它只是一部分。有这部分,也让我们这儿的人有安全感,不会有太多的追求,再有一份还稳定的工作就可以了。”胡师傅停了停,继续说道:“我们这儿很多都开车,我也开过出租车、Uber,现在还好了,做采购,还自由的。”

“一般每年的茶叶都能售出么?”

“基本可以,就是茶叶销售的快与慢,最好是边炒边卖。像这几天每天十几斤做出来,两天二三十几斤,三天不卖出都要去买灰缸了。我们当然希望越快出去就越好,之后嘛,价格低些,还一点一点地寄,很费精力。”

在双峰村居住的两年多里,多多少少和附近的居民聊过一些天。很多人家都为茶叶的销售而忧愁过,双峰村相对于龙井村、梅家坞,它的名气小,环境稍欠,又没有统一的宣传,鲜有人知。只有零星的一些游客,或者朋友之间的推荐,才让这部分一级产区的西湖龙井有了主人,客户比较不稳定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,在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的年代,在人家目及不到的地方,他们仍旧坚守着。

拷问匠心

很多时候,茶区的茶农都很揪心,现在的消费者大多都喜欢泡出来漂亮的茶叶、包装精细的茶叶、价格低廉的茶叶,究其茶叶品质,似乎不管不顾,往往是欺骗受礼者不太了解。

可是,真实的情况却是正儿八经口感醇厚香气馥郁的群体种,没有龙井43均匀好看,发芽也没它早;外地龙井虽然口感稍苦涩不及西湖龙井,但其价格美于当地,冲泡出来的姿态也更赏心悦目。在视觉摄入信息量充盈大脑的今天,很多其他感官攫取的信息经常被忽略。淳朴的村民也不太注重包装,用传统的纸质简单地包装或者简易的铝箔袋外加个铁皮罐,若是需要外包装,也是简单的纸盒为主。

对于茶,他们真的爱恨交织。

“茶地是按每个家庭的人头来分的嘛?”

“按每个家庭的农村户口人数来分的,我家农村户口多。”

“双峰村家家有茶田么?”

“也不是,90年代中国茶叶博物馆开工的时候,土地征用了很多。那时,很多人都希望当工人。有些改为了城镇户口,纷纷迁出去,都愿意把户口从农民变成居民;有些人在外有工作,把田流转了;有些人懒,疲于管理,茶田也渐渐荒废,起不来量。”

胡师傅说:“看上去我们忙这个季节,但是茶叶并不是就这个季节结束之后就结束了。还需要打理,修剪、打药、除草,一整年都需要有精力在这儿。”

在胡师傅的推荐下,去了双峰村的集体茶叶加工间,我看到了大批正在炒茶的师傅们,好一个还壮观的景象。印象中的茶村是家家户户炒茶忙,而在这儿截然不同。恰好到了晚餐的时间点,炒茶师傅们围坐在一起,似乎穿越到了整一个吃大锅饭的年代。一间搭出来的大房子里,播放着快节奏大音量的音乐,白炽灯耀眼地闪着光,似乎能将人们的神志调到最高,以防瞌睡。杀青机发出此起彼伏的声响,炒茶锅前几位师傅忙碌地用力辉着锅。


生产队大锅饭

在加工车间,见到了吕师傅,他的话语很像一位经验丰富的学者,讲着龙井茶的历史,讲着龙井茶的加工,讲着他们祖祖辈辈与龙井茶的渊源。

“像你们,刚刚开始接触一年两年三年,觉得很好玩,很新奇。像我们,五年十年甚至一辈子,由爱生恨你知道吗?”吕师傅的语调开始拖长,双齿夹紧,发出了这个“恨”字,来自内心深处。

“爱着爱着就恨了。”我重复了一句。

“长期坐着,都有后遗症了。这是个苦活、累活,通宵达旦。”

我陷入了沉思,在明亮如昼的灯光下听着那么高亢的音乐,说实话,我已经有些扛不住了。

“你学茶叶,学龙井,要和人说,向人推广西湖龙井的来龙去脉。学茶,先要想何为‘茶为国饮’。”吕师傅依旧用他特有的语气说着。

好一个“茶为国饮”!乔石老先生题的“茶为国饮 杭为茶都”八个大字印刻在中国茶叶博物馆门口的大石头上,而这八个字背后的故事,我们又思考和理解到了什么呢?

西湖龙井的未来

当30年的契约期来临之后,会有哪些政策调整?当这一批茶农逐渐老去之后,新生代又会以怎样的姿态面对炒茶生活?


西湖龙井鲜叶

胡师傅说:“我只有个女儿,现在念高中了,不会从事炒茶工作的。”

“我们的下一代,很少会和我们这一代一样了吧。”吕师傅满是无奈。

时间流转得很快,这一代炒茶师傅在一年年的辛勤劳作中开始长起了皱纹,双手逐渐变得粗糙起来,头发也在和茶叶打交道的岁月中慢慢花白。他们的后一代,坐上了时代的飞船,开往新生活的未来,他们或居高堂,或登彼岸,和祖辈的茶生活say goodbye。

“还是政府、大企业把所有的地都征走吧,品牌统一就不混乱了。”胡师傅说笑着。

这个混乱,一时很难调整。

遇见更好的双峰村

地处西湖风景名胜区的中心,南北高峰之间,连接杨公堤、花港观鱼、于谦祠、中国茶叶博物馆等湖西著名景点,是名副其实的景中村。

住在其中两年有余,沾沾自喜其在地图中绿色块的中间,却似乎除了茶园、春茶季之外没有享受到它独具风格的茶文化气息,反而觉得它有沿路的菜场、有挂电线杆上的衣服、有各种自行搭建起来的小屋子,很真实、很生活化、很接地气,好好补足了一番幼时缺失的农村生活。

规划中的双峰村,将会打造成茶乡文化点,引进低污染的文创、金融、休闲等相关产业。未来的双峰村,一定会更加迷人。而整合改造完的它也将一改现在的容颜,在茶文化产业异军突击的新时代迎接更多的游客。

我有些担心,担心茶文化圈的拓展将给这个村子和村民带来什么。是村容村貌的大幅迈进?是美丽乡村的又一个可圈可点的典型?还是不断攀比提升的消费水准?哄抬的茶叶品质、虚假的茶叶源头?都不好说,还是有待时间,给出答案吧。

几年往复之后,希望遇见更美好的双峰新村。

回家,听着继续下着的大雨,想着吕师傅意味声长的一句话“帮助农民销售茶叶,是对农民最大的帮助。”

茶文化不断兴起的今天,我们在热热闹闹举办各类大小活动的同时,又如何能将农民手中的一泡泡茶叶推广销售出去呢?心情有些复杂……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龙井国礼茶叶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clcold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